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你的位置:益通网-配资之家_网络配资_配资服务 > 益通网 >

从“熊羊猪”到虚拟人 一场广东文企舞台上的IP更迭与科技演化

发布日期:2024-05-19 12:16    点击次数:166

  半个月前,《猪猪侠大电影:星际行动》以唯一国产动画片身份登陆“五一档”,瞄准亲子群体,上映2天取得1451万票房。

  这也是猪猪侠第九部大电影。自2005年诞生以来,猪猪侠已推出多部剧集、电影、舞台剧,近年更是坚持一年一度相约五一荧屏。在此过程中,经典国漫形象日益深入人心,十九年的IP长跑也足以陪伴一代人长大。

  但籍贯广东的明星动画IP并不止有“猪”。

  与之同龄的“喜羊羊”和晚几年的“熊出没”均已成长起来,“熊羊猪”已构成当代国漫三巨头。背后的三家粤企,尽管迈进文化产业的路径各不尽相同,但都展示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和IP溢价能力。目前,以“熊羊猪”为核心,广东文化产业不断外延,先后牵起玩具、文旅等板块,搅动了更大的产业生态。

  随着逐步强化的科技加持,人们发现,广东IP舞台上的“偶像”也越来越多元,特别是精致生动的虚拟人加入了这一行列。文化IP加“数”迭代背后,文化产业的科技含量越来越高,通过更具趣味性和沉浸感的模式,创造出了更大价值。

  5月23日,第二十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以下简称“文博会”)即将开幕。据悉,在广东展馆内,广东各细分领域的代表性文化企业均将赴会,多代IP荟萃一堂,将成为广东文化产业的一幕微缩剧。

  “熊羊猪”背后的百业千态

  十九年前,猪猪侠与喜羊羊相继出世;2012年,熊“出没”于动画视野中。至此,国漫三巨头的最后一块拼图集齐。此后,“熊羊猪”开启了十余年的IP培育长跑,以接连不断的文化内容输出成功“造星”,三者形象日渐深入人心。

  值得注意的是,三大IP均诞生于广东,却走出了不同的文化粤企路径。

  其中,奥飞娱乐靠玩具起家,为厚植文化附加值,开始迈向动漫领域,后将喜羊羊纳入麾下;华强方特以主题乐园为主营业务,逐渐延伸至文化内容生产领域,缔造了熊出没系列,使文旅、动漫业务交相呼应;咏声动漫则从诞生之日起便扎根动漫领域,凭借“猪猪侠之父”的身份,向文旅、商贸进阶。

  尽管路径不尽相同,“熊羊猪”背后的三家公司,均展现出了强大生命力和IP溢价能力。在其玩具制造、文旅消费等多元产业生态之间,IP充当着粘合剂和价值内核,创造出庞大的效益。“靠IP出圈,再赚钱养IP”成为三者共同秘诀。

  以咏声为例,一方面,其以“动漫+文旅”为核心,集主题乐园、汽车小镇、主题展馆、线下主题娱乐体验项目、舞台剧及舞台艺术培训为一体,主题乐园遍布全国10余个城市;另一方面,靠原创IP带动起来的玩具已畅销海内外,咏声动漫目前已建立了近3万个线下销售终端,年销售额超3亿元。

  在位于广州市的咏声动画科技馆,机关大门轰然开启,动画片中的人物角色出现在大屏幕上,以发布任务的形式,引导观众深入理解动画片的制作过程。馆内,猪猪侠模型玩具、原创手稿随处可见,灯光、烟雾相配合,营造出沉浸式的氛围。

  目前,该馆也是全国首个动画科技馆,以“强IP+科普”吸引大量亲子游客打卡。

  近年来,咏声元宇宙科技馆也迎来了全新升级,重点围绕数字动画技术、元宇宙六大技术等,运用AR/VR、人工智能、物联网、5G、动作捕捉、云渲染等虚拟现实技术做综合叠加应用,进一步提升了观众的观览体验。

  事实上,不仅是在动漫领域,在实体经济重地广东,“文化+”赋能产业升级的故事并不罕见,借文化联动三次产业的模式越来越普遍。

  尤其在服装、珠宝等时尚产业领域,同文化联动的需求也越来越强。

  例如,深圳动漫园便在原先动漫产业基础之上向时尚领域拓展,园区规划以数字化赋能时尚产业和文化融合,为园区内中小企业搭建一个集交易、展示等于一体的数字化平台,借同构艺术空间为消费者提供虚拟时尚体验。与此同时,园内上百家数创、时尚、动漫企业也可以在科技、IP等方面实现“乘数效应”。

  新生代“虚拟人”偶像登场

  2020年,一名粉发红裙的少女通过爱奇艺人气节目《跨次元新星》正式“出道”,目前,三年多时间里,其全网已超过100万粉丝。

  事实上,她是酷狗音乐旗下齐鼓工作室名为“扇宝”的国风虚拟偶像。这名由扇子幻化成的可爱少女也成为亚洲首个电子国风女团SING的首位虚拟成员。2022年,扇宝获得艾媒咨询颁发的“最受欢迎虚拟歌手偶像”,并连续3年登上中国虚拟人百强榜,同时成为人民网、新华社联动虚拟人。

  扇宝背后,广东的IP舞台上人来人往。继“熊羊猪”之后,永不塌房的虚拟人作为新生代“明星”迅速崛起接力,收获了更多年龄层次的“粉丝”。

  目前,越来越多广东数字创意企业均在发力“虚拟人”。

  两年前,一只身姿挺拔、自带艺术光环的白天鹅正式入职国家大剧院,其身穿黑色小西装、脚踏小皮鞋,一撮冠羽微微翘起,还能在专属“知识库”的技术上,拥有自己的经验和认知,与用户进行有料、有趣、有情感的对话。

  国家大剧院这只被命名为“Art鹅”的新员工,正是由广东企业凡拓数创提供了原型设计、模型构建、毛发布料解算、骨骼绑定等技术支持。凡拓数创副总裁王筠介绍,从鹅喙的长短宽扁、翅膀的相对比例、脖子的弯曲曲线,到每一片羽翼、每一根绒毛的打磨,所有细节都经过团队精雕细琢、精准还原。

  除了“Art鹅”,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的“艾雯雯”、中国国家版本馆·广州分馆的“沁沁”等的诞生背后,均有凡拓数创的身影。

  虚拟人“上位”、IP迭代的背后,关键支撑便在于科技创新。

  科技实力最直观反映在企业研发投入方面。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规上文化企业R&D经费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24%,而即便近年来有所下降,包括奥飞娱乐、凡拓数创、三七互娱等在内的广东省代表性文化企业的研发投入均高于这一数值。高科技正成为广东文企的底色。

  在今年年初印发的《广东省培育发展未来电子信息产业集群行动计划》中,虚拟现实正式被列为全省将重点发力的未来产业之一。该计划提出,广东将丰富虚拟现实终端产品供给,建设全国虚拟现实场景创新应用先导区。

  随着政策效应释放,叠加全国领先的5G、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广东虚拟人的技术后台将更硬,这一新生代“偶像”也日益“星途坦荡”。

  IP演化也意味着,“文化+产业”模式有了更多新的可能。去年,广东规上文化及相关产业企业实现营收22483亿元;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3.57万亿元。文化大省与产业大省的双重身份加持,广东产业土壤与文化基因相得益彰。



我的网站